您现在的位置:汉密尔顿拉塞尔:汉密尔顿是围场内最勤奋的人

拉塞尔:汉密尔顿是围场内最勤奋的人

2020-08-01
获得日本站亚军的法拉利车手维特尔表示,汉密尔顿的二停让他们感到惊讶。
不过他提前为此做了准备,保护了轮胎,这一策略最后也收到了效果。
“老实说,汉密尔顿再次进站让我感到惊讶,我原来认为他会留在赛道上,试图以一停完赛,”维特尔说,“在我们还不清楚他是否会二停之前,我就知道博塔斯在前面太远,我们的速度不快,跟上他是不可能的。
所以当他(汉密尔顿)第一次停站出来之后,我并没有急着去追他,我只是试图保护轮胎,确保一旦他二次进站时我的轮胎仍然可以用。
”“我们在出弯和直道上还是有优势的,这一战术也奏效了。
当我看到方格旗挥动时我非常高兴,我不想再这样多跑5圈了。
但我知道,在这样一条难以超车的地方,只要轮胎还有哪怕一点点,守住位置都是很轻松的。
”汉密尔顿最终还是没有坚持到最后,完成了第二次进站,出站时他落后维特尔5秒钟。
拼尽全力的他以0.5秒的劣势获得了季军。
(考拉)事实上对于梅赛德斯来说,续约汉密尔顿是唯一的选择,因为威廉姆斯车队的拉塞尔今年底还不能回到梅赛德斯。
更换引擎的勒克莱尔第四,汉密尔顿第五。
“这就是比赛的方式,”他说,“我们都在车队,我们都想要拿到更多的积分,我们不想彼此打破这种规矩。
目前,我将努力留在f1。
”“至于法拉利,我认为他们还没有完全释放赛车的潜力,或者说这个周末他们赛车的全部能力没有被挖掘出来。
”车队领队托托-沃尔夫表示:“作为一支车队,我们面临着变速箱方面的挑战。
尼克-弗莱曾担任梅赛德斯车队的ceo。
显然我们失去了原本应该的1-2带回,但是我会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努力追回这些。
据外媒报道,两支车队都希望在4月底之前从两位车手那里得到答案。
”与汉密尔顿的谈判长达几个月,尼基-劳达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,他劝说汉密尔顿抛弃迈凯伦选择梅赛德斯。
”(小科)在匈牙利站第一圈被队友反超之后并造成一系列后果之后,博塔斯表示下一次他会重新考虑与队友的比赛方式。
”“费尔南多-阿隆索现在在印地赛车,加里-帕菲特比我稍微年长一点儿,现在在fe。
“我认为我们已经释放了全部潜力,”汉密尔顿说,“但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性能提升,我们会一步一步来。
汉密尔顿在梅奔的复盘中表示:可靠性仍有待于提高。
在2019年,梅西夺得了金球奖和世界足球先生,并且带领巴萨夺得了西甲冠军,他之前曾经5次进入劳伦斯最佳男运动员的候选名单,如今终于获奖,他也成为了首位夺得这个奖项的足球运动员。
在这方面梅奔仍需要工作,因为存在机械故障的风险。
这一次看起来没有一部车能完赛,所以我们试着把车带回来,小心的照看着我们的车。
海德菲尔德是一位颇具实力的车手,但显然潜质无法与汉密尔顿相比。
”“我们知道这与赛车的震动有关,所以我们要求车手远离路肩。
”然而,他并不排除有朝一日会参加fe比赛。
拭目以待吧。
汉密尔顿并没有在2020赛季迎来开门红,他因为与阿尔本发生了碰撞而被罚。
但我很享受与他的比赛,“汉密尔顿说。
”(小科)f1奥地利揭幕战正赛的状况重重,退赛、碰撞、失望、兴奋。
”车队领队托托-沃尔夫表示:“作为一支车队,我们面临着变速箱方面的挑战。
尼克-弗莱曾担任梅赛德斯车队的ceo。
显然我们失去了原本应该的1-2带回,但是我会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努力追回这些。
这就是为什么我成为了一名f1车手的原因。
”今天同样是首钢男篮的主场首秀,在五棵松篮球场,他们将迎来由前队友张庆鹏和老对手哈德森领军的山东男篮。
“刘易斯-汉密尔顿有一部很棒的赛车,有了这种优势,没人能阻止他。
”美国站排位赛的q3,两人在争夺19号弯道的入弯时再次发生接触。
这是一条独一无二的赛道,你需要一部非常特别的赛车,我们将有怎样的表现将是一个问号。
汉密尔顿在梅奔的复盘中表示:可靠性仍有待于提高。
在2019年,梅西夺得了金球奖和世界足球先生,并且带领巴萨夺得了西甲冠军,他之前曾经5次进入劳伦斯最佳男运动员的候选名单,如今终于获奖,他也成为了首位夺得这个奖项的足球运动员。
在这方面梅奔仍需要工作,因为存在机械故障的风险。
“我会观看很多比赛,并从中发现,看到赛车运动的未来是很吸引人的。
”汉密尔顿认为,如果2021年规则真正能够转化为赛车,那么2021开始的f1可能将是很长时期以来最好的f1时代。
布里亚托利做客意大利《rai》电视台谈到了法拉利戏剧性的赛季开局,他得出结论是:你可以跳得高或低,但法拉利的这部车实在太慢了,无关车手的事儿。
”(kathy)汉密尔顿和维斯塔潘在连续两场比赛中都发生了些许接触。
”“这也就是巴塞罗那成为我的烦恼原因,我感觉整个周末我都非常努力工作,排位赛,杆位,这条赛道意味着很多,我发车后就输了。
汉密尔顿并没有在2020赛季迎来开门红,他因为与阿尔本发生了碰撞而被罚。
但我很享受与他的比赛,“汉密尔顿说。
”(小科)f1奥地利揭幕战正赛的状况重重,退赛、碰撞、失望、兴奋。
”(小科)近日,五届f1世界冠军得主刘易斯-汉密尔顿表示,他认为电动赛车威胁了“赛车运动的基本本质”。
汉密尔顿、维特尔和维斯塔潘这三位三大车手与车队的合同都将在2020年底到期,他们中间只要有一位车手转会,就会引发车手转会市场的连锁反应。
”汉密尔顿对心理战并不陌生,但这场与勒克莱尔的谈话是否经过设计,仍然是维伦纽夫的猜测。
他们跑得很快——他们在直道上跑得很快,所以当我们靠得很近,我们超不过去。
博塔斯承认:一些赛道有利于他们的竞争对手,研发赛车的战斗将会持续。
“刘易斯-汉密尔顿有一部很棒的赛车,有了这种优势,没人能阻止他。
”美国站排位赛的q3,两人在争夺19号弯道的入弯时再次发生接触。
这是一条独一无二的赛道,你需要一部非常特别的赛车,我们将有怎样的表现将是一个问号。
“我认为他不会做这样的事情,他是一名纯粹的赛车手。
巴西站是今年赛季的倒数第二场比赛。
我不认为汉密尔顿对勒克莱尔的话是真心的。
这是勒克莱尔和法拉利车队本赛季第二个分站冠军,也是法拉利在主场蒙扎自2010年阿隆索之后的首个冠军。
在我看来,竞争来自对内,这不是f1应该有的。
布里亚托利做客意大利《rai》电视台谈到了法拉利戏剧性的赛季开局,他得出结论是:你可以跳得高或低,但法拉利的这部车实在太慢了,无关车手的事儿。
”(kathy)汉密尔顿和维斯塔潘在连续两场比赛中都发生了些许接触。
”“这也就是巴塞罗那成为我的烦恼原因,我感觉整个周末我都非常努力工作,排位赛,杆位,这条赛道意味着很多,我发车后就输了。
绝大多数情况下,一个时代的结束常常是因为f1中一支重要车队的离开,但目前看来这不会发生,”沃尔夫说。